【最新通知】:
教育与就业

TI工程师通过教育让梦想照进现实

2016-12-01 14:06:49   来源:单片机与嵌入式系统应用   浏览: 557 次

关键字:

  故事还得从一个平凡的早晨说起。

  Innocent Irakoze站在坦桑尼亚的一所难民学校外,看到自己的名字赫然印在六年级毕业考试不及格名单的第一行。年幼的他并不知晓,其实他的人生轨迹从这一刻开始,已悄然发生改变。

  泪水打湿了Innocent的眼眶。在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时刻,他做了一个足以改变自己一生的决定。

  “当我在那份名单中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我的心受到了巨大的震动,”他说,“就是在那时,我发誓要摆脱‘不及格’的标签,成为班级的第一名。”

  除了刚刚燃起的斗志,那天失败的打击也变成了日后鼓舞Innocent不断追求成功,同时也帮助他人取得成功的动力。

  所有这些情感凝聚在一起,促使Innocent在今年六月份借着从TI休长假的机会,回到他阔别已久的家乡——他用募集到的5,000美元为布隆迪北部村庄的大约3,000名小学生购买了学习用品。通过他正在建立的一家非营利性组织,这项最初的捐赠已经逐渐演变为一个帮助布隆迪学生的教育圆梦计划。

  “最近跟学校的接触让我感触良多,”Innocent说,“布隆迪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多年前,我就坐在这些孩子们现在坐的地方。他们中的很多人连鞋子都没有,很多孩子在上学前或是回家后都要饿着肚子。我只想让他们知道有人在关心他们的教育,而他们所接受的教育能够带他们去到更广阔的世界。”

  距Innocent来美国大约已有十年,而真正给他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改变的是教育。在相继获得高中文凭、大专学位和一个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后,Innocent成为了TI在达拉斯的一名产品营销工程师。在未来,他还希望继续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Innocent的故事传奇得像一本书或一部电影,但这一切却都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是他真实的人生际遇,”Innocent的朋友兼同事Sergio Perez-Ruiz说,“某些人在历经磨难之后成为了现在的自己。Innocent关于难民营与战争的经历以及每日提心吊胆和对明天的恐惧让我对自己拥有的生活心存感恩。他的人生跌宕起伏,不过这也让我们认识到,有志者,事竟成。”

  落跑难民

  不论以何种标准评判,Innocent的人生历程都是艰难坎坷的。其中包括他小时候经历种族争斗的恐惧,以及那些在颠沛流离、居无定所中度过的时光。

  他生于1987年,也就是在那一年,一场军事政变点燃了布隆迪的种族暴行。他和家人以难民身份逃到了邻国的民主刚果共和国,然而情况并没有变得更好。之后的十年间,布隆迪和刚果东部发生了一系列致命的种族冲突。为了躲避冲突期间来自叛乱组织的威胁,Innocent全家在难民营和位于布隆迪的家之间辗转流离。

  他最早的记忆之一是在1991年,那时全家跨过Rusizi河,准备从布隆迪逃到刚果。他们离最近的桥仍然很远,所以他的父母将四根香蕉树的树干绑在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筏子来渡河。他的母亲那时还怀着他弟弟,于是Innocent就骑在母亲后背挂着的一根吊索上。

  大屠杀开始于1993年,也就是在那一年东非共和国的总统被暗杀了。据估计,那个国家在随后几年内的死亡人数达到了300,000人。反政府组织在1994年击落了东非共和国的下一任总统和卢旺达总统所乘坐的飞机。1996年爆发了另一起军事政变,两年之后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口都逃到了难民营。

  “我们无处可去,”Innocent说,“如果我们待在刚果,几乎没有活着的可能。但如果回布隆迪,也同样可能会死。所以,我爸爸决定赌一把,带我们全家回到布隆迪。但那里的情况真是不能更糟了。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失踪了好几天,父母还以为我死了。很多人被枪杀,不过还好我的家人都幸免于难。”

  在经历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后,Innocent在家乡村庄中的简易学校上了一年级和二年级,而今年六月他带着学习用品返回的也正是这所学校。在随后的几年中,他以难民身份在刚果的学校上学。

  对生活重新定义

  2001年8月是Innocent人生的转折点。他一直与姑姑生活在一起,并在刚果上学。学校放假期间,他回到布隆迪看望父母。

  由于刚果东部的暴力活动愈演愈烈,他和姑姑生活的村庄爆发了屠杀。Innocent的父母劝他,如果他搬到坦桑尼亚难民营,住在他哥哥附近的话,应该会更加安全,也会获得更多机会。

  于是,他的姐姐陪着他乘坐长途巴士来到布隆迪南部,还一起跨越了边境。

  他在难民营参加了六年级升七年级的标准化测试。虽然他学习优异,并且会说斯瓦西里语、法语和母语基隆迪语,但是刚果的学校并不教他基隆迪语的读写。

  由于Innocent没有通过基隆迪语和部分标准化测试,他只能重读六年级。

  “我将考试失败当作一项挑战,”他说。“自那时开始,我就下定决心成为每门课的第一名,而直到来美国之前,我确实都保持着全部课程的第一名。实现这个目标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成就。正因如此,我才得以重新定义我的人生,重新找到努力的方向,并开始拥有战胜困难和在逆境中成长的能力。那一年真的教会了我很多,不仅让我重新认识了自己,也使我想要追寻更好的人生。它赋予了我努力奋斗和勇往直前的动力。”

  进取和智慧

  难民营的生活十分艰苦。Innocent独自生活在哥哥帐篷附近的一个帐篷里。联合国提供一些基本食物,通常是玉米、面粉、豆子和食用油,仅供一天一顿饭的量。

  “我还清晰地记得饥饿与我如影随形的那些黑暗日子,”他说。

  为了买盐、衣服和凉鞋,以及一辆上学用的自行车,Innocent开始在他帐篷周围的一片小空地上养鸡赚钱。

  难民学校的学生们坐在木质板凳上,将黑板上的内容抄到笔记本上。联合国会给每位学生每年发一个笔记本,而数学、物理、生物、经济学、历史、地理和公民教育等所有课程的内容都只能抄到这一个本子上。老师们自己也只有一本教科书,有时还得与人共享。

  由于父母不住在难民营,Innocent曾被人当成孤儿。孤儿有机会参加教授英语课程的课外项目。他的聪明好学引起了一名传教士的注意。这位传教士后来帮助Innocent和他哥哥申请了难民重新安置计划。美国移民局最终批准了他们兄弟俩的申请。

  所以,20岁的Innocent在卖掉了最后一只鸡后,第一次登上飞机,踏上了全新又未知的人生旅途——目的地:菲尼克斯。

  全新的教育

  在亚利桑那州,文化冲击扑面而来。人们吃的食物陌生而新奇;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车,连杂货店都成了全新的体验。美国人的食量也让Innocent惊呆了。

  不过,Innocent从六年级考试失败中所树立的决心开始发酵。他在菲尼克斯机场附近的酒店里找到了一份清洁地板和洗手间的工作。由于他在难民营就开始学习英语,他还为其他来自布隆迪的清洁人员做翻译。五个月后,他被授予月度最佳员工。

  酒店的人力资源经理告诉他,他可以通过在职业学校修习的方式获得高中文凭。最终他听从了经理的建议选择了这种方式,而非获得一般同等文凭(GED)。与此同时,从未用过电脑的他,将大部分精力放在计算机课和打字技能课上。因为他的勤奋好学,在他毕业时,经理将他晋升为主管。

  有一次,为了帮助他完成作业,这名经理将失物招领处找到的一台TI-83图形计算器给了他。这台计算器标志着Innocent与TI的第一次“接触”,这个计算器他也一直用到现在。

  同时兼顾全职工作和全日制学习的他,在一个社区大学获得了大专学位,并最终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获得了电机工程学士学位。

  “当我还是一名生活在难民营的小孩子时,我就十分喜欢拆东西,”Innocent说,“我喜欢了解一个东西是怎样运作的,而工程设计就是我一直以来想要从事的工作。我的父母和兄长希望我从事医疗相关的工作,但是我还是对工程设计充满激情。最初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工程设计,因此对我的选择并不满意。”

  随着大学毕业的日趋临近,他参加了ASU的招聘会,希望获得一个实习机会。TI招聘团队的一名经理鼓励他申请技术销售助理的职位。Innocent对TI进行了调研,了解到公司在技术领域所处的领先地位,然后就申请了这个职位,并顺利成为TI的一员。

  “这就是我想要的,”他对自己说。

  魂牵梦萦的故乡

  随着Innocent逐渐适应新工作,他开始梦想着有一天能回家乡布隆迪看看。

  “我想念我的家人,而我日思夜想的就是能跟他们相伴左右,”他说。“其实他们并不了解我。他们只知道我去了美国,但是连我现在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他开始为回家存钱,不过他希望这次旅行并不仅仅是回家探亲那么简单。

  “我是一名基督徒,所以我开始祷告,看我能提供哪些帮助,”他说。“提供帮助的途径就是教育。我成长过程中最缺失的就是受教育的机会。我想用自己的经历去帮助他人,让人们认识到糟糕的教育状况,并且鼓励人们思考从自身出发,能提供哪些帮助来改变他人的生活。我已经有了不错的教育经历,还做着一份很棒的工作,我想用自己拥有的这一切去帮助他人。”

  “Innocent对于未来的期许不仅仅是自己取得成功,也包括帮助他人获得成功,”来自布隆迪的软件工程师,也是Innocent在菲尼克斯的导师Pasteur Bagenzi说道,“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启程回家之前,Innocent在网上发起了一个资金募集活动,成功募集到5,000美元来为家乡的学生购买学习用品。

  于是到了六月份,在完成了一年技术销售助理工作,即将开始产品营销工程师的新工作之前,Innocent踏上飞机,开始了漫漫回家路。

  感人的再聚首

  Innocent的父母从偏远的乡村赶来,在布隆迪首都布琼布拉的机场迎接这位远道而来的家庭成员。

  重逢的场面太感人了。

  “我扑到爸爸身上,紧紧地抱住他。我拥抱了我妈妈足足5分钟。她哭了。我也哭了。我抱着他们每一个人,眼中噙满泪水。这些年里,我只在电话中听到过他们的声音,这次能够亲眼见到他们真是太棒了。我对这一切都充满感激之情。”

  Innocent在首都租了一套有四间卧室的公寓,供自己的大家庭居住。在随后的几天里,他们叙旧拉家常,几乎没怎么睡觉。

  “我在这些年里所错过的,就是早上睁眼醒来,能看到父母就在身边,然后享受全家一起吃早餐的平凡的幸福,”他说。“我跟父母照了很多合影。我渴望与他们一起享受天伦之乐,这种亲情将我们的心联结在一起。能够成为他们的儿子,我感到十分幸福。”

  为村庄的孩子们带来学习用品

  短暂的重聚过后,他必须去工作了。Innocent用他募集到的5,000美元,在一辆SUV中装了足够多的笔记本、钢笔和铅笔。这些都是为他在一二年级上的那所乡村学校的学生们准备的。此外,他还为五六年级的学生们购买了几箱数学学习用具。因为没有数学用具箱的六年级学生必须向朋友借,要么就只能退学了。

  Innocent和他的兄弟们花了一整天时间,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地分发这些学习用品。他在每个班级都告诉学生们教育的重要性。

  这所学校破旧不堪。学校虽有电力供应,但是没有任何用电的设备。既没有电脑或复印机,也没有空调。

  “校长说电力供应只是个摆设,”Innocent说。

  只有老师们有教科书,所以他们得把课程内容先写在黑板上,学生们再抄到自己的笔记本上。水泥地面年久失修,某些地方已经露出了下面的泥土。很多凳子都破损了。大部分教室中的学生数量都在50个以上。

  “布隆迪的学校与美国的学校有着天壤之别,”他说,“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顺利升入下一个年级。如果你分数不够高,他们就不让你通过。学生们没有课本,甚至老师都没有他们所需要的全部教学资料。我上学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但是现在仍然这么糟糕,这让我难以接受。”

  影响他人

  Innocent锐意进取、关切他人和积极向上的态度也给周围的人带来很多正能量。除了在布隆迪的善举,他还定期与其他TI员工一起参加达拉斯的志愿者活动。

  “他的全部经历赋予了他坚忍不拔的性格,”Innocent的朋友兼同事Casey O’Grady说,“他的生命中历经这么多风风雨雨,这一切都使他变得更强大。这也赋予了他一颗博爱怜悯之心。他非常慷慨,总是乐于助人。他对生活一直都心存感激。”

  “他的人生故事,以及他为小时候待过的学校捐赠学习用品的善举让我对他肃然起敬,”Sergio说,“有这样的朋友,我感到十分骄傲。”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玩转CES 50载!老司机TI分享CES 2017前瞻
· Imagination 与 Socionext 合作开发先进的视频与显示技术
· Imagination PowerVR GPU 率先通过 Khronos 的 OpenVX 1.1一致性测试
· 德州仪器携创新汽车电子解决方案出席德赛西威30周年庆典
· 英蓓特最新推出基于TI和NXP处理器的SMARC标准核心板方案,新款SMARC架构模块化电脑板,剑指物联网应用
· 2016年TI中国教育者年会暨大学计划20周年纪念大会在湘举行
· Altium全新版本PCB设计软件助力用户实现激情设计
· Altium发布全新划时代PCB设计与数据管理技术
· 16位MCU,TI要为你“正名”